日記大全

留在心底的風景

發布時間:2021-05-06 23:34:05星期一 人看過
  春回大地,萬物復蘇、柳暗花紅、鶯歌燕舞、冰雪融化、泉水叮咚。

  春天是一只只跳動著的歡樂樂符,是山林薔薇的清香;是草長鶯飛二月天;是二月春風似剪刀。

  關于春天,我有一段奇妙的邂逅。

  清早艷陽高照,我早早的起了床,捻起輕快的腳尖朝著小公園的方向走去。這幾乎是我唯一的興趣,在周末,這種習慣幾乎陪我度過了無數個孤掌難鳴的日子。

  我討厭雨天,因為下雨天沒法出門。

  我喜歡晴天,它代表著希望與光明。

  時間久了,我對于周圍的環境也漸熟悉起來。起先是樹上的小鳥的鳴叫,之后是總在打太極的白袍老者、釣魚叔叔淺藍色背心的身影,以及給我印象最深刻的——公園里掃大街的老太。

  為什么說給我印象最深刻,因為我們倆大概是公園里說話次數最多的陌生人了。

  她衣衫襤褸,佝僂著的身體微微往前探。老太干活很利索,雙手的厚繭是她勤奮的象征。除了掃地,她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打電話,電話聲是一個中年男子打來的,口氣大到離老太數米遠的我都能夠聽到。

  她打電話時總是抖腿,坐在三輪車上,左手時不時下意識的摸摸微微鼓起的口袋,苦笑著,高興著。

  老太很喜歡打電話,每次都是她主動打過去,盡管對方口氣很大,她卻笑的很慈祥。

  我很欣賞老太,同時也很討厭她。

  講起來有些好笑,我與老太最初的相識竟是因為一瓶飲料。

  在艷陽高照的日子里難免走的讓人口渴,自此我便每日出門都帶上一瓶飲料,光是帶著不喝就有望梅止渴之功效,可見其在出門的作用上非同凡響。飲料的種類繁多不盡,紅的是王老吉、綠的是青梅綠茶、白的是娃哈哈、藍的是海之言,我這個人比較貪心,所以每一個都是我的摯愛。

  老太總是鬼鬼祟祟的出沒,再小心翼翼的盯著我看。起先我以為她是被我美麗的皮囊所吸引,一個花季少女黃花大閨女?后來我才察覺她的動機似乎并不僅僅如此。

  “姑娘?”她露出慈祥的臉?!罢α??”我被嚇了一跳,她從我坐的長椅后面突然露出頭來?!帮嬃虾貌缓煤劝??“ ”好喝好喝“我擺了擺手,嘴角哆嗦著露出苦笑。她不在說什么,蘋果肌漸漸扁了,轉身離去,樹下泛黃的落葉堆了一地。

  我大口的吐著氣,心止不住的跳動,眩暈感襲上心頭,不由的加快了回家的腳步。

  生活還在繼續,習慣也在持續。我還是會去公園散步,只是緣分的妙不可言讓我再一次遇到了老太。

  她在我常坐的椅子旁掃地。走了一圈太累了,我沒多想便坐下了,當然,少不了那常有的半瓶飲料。

  她再次從后面“突然襲擊”,我平淡的扭過頭來與她對視,她正剛要開口,看到是我便拘謹的笑了。

  我也愜意的用手揉著后腦勺莞爾一笑?!坝惺裁词聠??”我溫柔起來。

  她忽然低下頭擺弄手指,繼而漲紅了臉,笑靨如花像極了羞澀的少女一般。囁嚅了好半天才問我:“飲料喝完了嗎?”我疑惑的看她,并試探性的發問:“你是不是想要瓶子呀?”她像是打了腎上腺素似的忽然跳了起來,大聲說:“對!對!對!”睜著兩雙銅鈴大眼睛的我又是一驚。

  她好像發覺到了什么,尬笑著揉了揉腦袋。我哭笑不得,趕緊把瓶子給了她。

  某個平和的周末我又去散步,溜達了一圈去了老地方就坐,發覺老太不在周圍,便在園子內找她。走了不遠便看到她正背對著我在做些什么,好奇心驅使著我逐漸靠近??衫咸坪跤幸舛惚軇e人的目光,每隔幾秒鐘便抬起頭左右的看,像極了做了虧心事的壞人。這下我更好奇了,心想:“她不會做什么虧心事吧?”“但愿不會?!?br/>
  小心翼翼的靠近,我盡量避開了老太的視線,想看看她究竟在做什么。

  只見老太彎著腰正一個一個的拾著地上堆起來的瓶子,遇到帶土的地方便用手細細的撫去,宛如手里捧著耀眼的鉆石一樣。春天的太陽還很“毒辣”老太的眼皮瞇成了一條縫,眼睛卻閃著光芒。

  她干的很投入,絲毫沒有察覺到我的存在。我很樂意觀看這溫存的畫面,仿佛置身入了一部溫馨電影的開場白。

  就這樣忙碌著,不知過了多久,她終于停了下來,直起身子用手隨便揩了一把汗。她忽然微笑了一下繼而停止了,掏出一副手帕,里面裝滿了大大小小的錢幣,右手的食指沾了口唾沫,便數了起來,一張、兩張、……它的笑容漸入佳境。

  電話響了起來,老太眉頭微蹙,愣了一下慌忙接聽?!拔?,啊……”

  她拿著電話,去到旁邊不知與誰聊起來,似乎很開心,左手還不忘擺弄著綠化帶上的小草,鞋帶松散著拖拖拉拉竟不自知。

  熟悉的鈴聲忽然進入我的耳朵,我的手機也跳起舞來,我望了一眼正興致中打電話的老太,隨即接下了電話。

  老媽催促著我早些回家,我很不耐煩的敷衍了幾句,便草草的掛了。

  正意猶未盡,老太竟消失在了我的眼前,些許失落。不過時間已晚,久留不矣,夕陽為我指引方向。

  在園子外面我又不巧的遇到了老太,令我大跌眼眶的是她在與一位“豪車”司機說話。從我的視線望過去正是一只穿西裝領袖的手夾著香煙,靠在窗戶外面。

  老太上了車,連同她背上扛著的白色大袋子。

  “一”

  “二”

  下一秒白色大袋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車里跑了出來。車門敞開著,馬路上散落著一地瓶子與白色。

  馬路兩邊的白百合開了,白色的枯落葉堆到處都是,如此美麗。

  車開了。窗口伸出一只老皺的手,那雙手布滿了老繭,顯得如此蒼白無力。

  在孟婆路的第二個十字路口,兩個小孩開心的奔跑在馬路。

  一聲急促的剎車響,震徹云霄,枝頭的麻雀飛去了幾只。他們紅著鼻子哇哇大哭,手里拿著的棒棒糖也無法安慰這哭聲。

  馬路上,鮮血四溢。血的河流分成了幾只岔口,流進了下水道、流進了樹下、流進了城市人的眼睛。

  一席風吹過,白百合的花瓣落下這馬路中央,染成了紅色的葬禮。
?最可輸入200字
99热精品久久只有精品